朱全斌|當喜悅穿越悲傷

台藝大傳播學院院長朱全斌和已故作家韓良露鶼鰈情深,是公認的神仙眷侶。韓良露過世後,朱全斌如何走出喪妻之痛?「書寫是很好的療癒,三年來我出版了《當愛比遺忘還長》《謝謝妳跟我說再見》兩本書,我認為我並沒有失去韓良露,她只是內另一種方式內化在我心中了。」朱全斌在四月份心靈講座以「當喜悅穿越悲傷」為題發表演講。他說,經過盤點,哀傷的感覺慢慢不見了。

「我和韓良露關係非常緊密,幾乎是孟不離焦,我們相處的三十年,可能像是一般結婚五十年的夫妻。可能是我們把在一起的時間額配都用完了,也可能是韓良露的功課都做完了,她才會離開」。朱全斌表示,韓良露過世後,一開始他無法適應,像是生命出現很大的缺口,沒辦法填補,做什麼事都覺得沒有意義。但內心深處又有一種急迫的恐懼,希望把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寫下來,以免忘記。

於是朱全斌用寫作度過了韓良露過世後的第一年,出版了《當愛比遺忘還長》,他稱這是一本留住記憶的書。「第一本書寫完之後,雖然哀傷好了很多,但是還沒有走出來,我仍然害怕他人的眼光,我不想振作,也不想拋開哀傷。」朱全斌表示,當時很多朋友的鼓勵和安慰,好像都沒辦法打到這個點上;反倒是在臉書和網路上,他從許多陌生人中得到了解。

法國文豪雨果曾經說:「能夠悲傷,是幸福的。」朱全斌表示,他在書中自我剖白的脆弱與悲傷,竟成為他跟外在世界重新連接的重要媒介。他強調,因為生命有缺口,對別人才比較有同理心。

朱全斌剖析自己由原我、共我到今天的新我,「新我」兼具了「原我」以及「共我」的特質,因此,他認為並沒有失去韓良露,她只是用另一種方式內化在他心中了。「一旦我接受我的孤單是人類不可逆轉的本然時,我發現我逐漸由內滋生出一種滿足感,所有的失去都帶不走我已經承受過的愛與恩典。」朱全斌說,他正在學習做自己最好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