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寶春|紅氍毯上──戲說人生

 

「傳統戲曲深度很夠,有許多歷史故事和歷史教訓可以讓人細細品味。」京劇名演員李寶春在心靈講座指出,藝術魅力是靠體悟方可掌握,發揮,可謂學則可學,教則難也。沒有藝術可以活,但是生活會缺點什麼。

三月份心靈講座邀請京劇大師李寶春演講「紅氍毯上–戲說人生」,李寶春娓娓道來他的戱曲人生,悲歡離合,美麗和哀愁交織,在曲折坎坷中展現了生命的韌性和意志,令人動容。

本會委員鄭玫玲引言時表示,李寶春大師的「大」,不光是指其家學與藝術涵養的高深,並且是其人格的高闊廣大。李寶春培育人才不遺餘力,不斷提攜後輩為他們製造演出機會嶄露頭角,例如,新舞臺熄燈演出的那場戲,他甘願自擔配角,而把主角以及在新舞臺最後一場的舞台上揮灑機會,讓給他培育出來的年輕人擔綱。此等無私的情操實與佛家無我的核心精神相契合,為新舞臺走入歷史留下佳話並畫下完美的句點。

不苦不悟 李寶春說,身為一位京劇演員,他在兩岸三地和美國都待過,也在戲劇專業外嘗試做過多種工作,從不同角度深刻的體驗人生,如今回想起來儘管備嘗酸甜苦辣的滋味,也感到挺過艱難、風雨後能夠面對、能夠忍耐,乃至超越的一種幸福與安慰。

等機會是一種磨練,成事否離不開努力加運氣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確實如此,因為演戲源自人生,戲就是傳奇,無奇不傳。」李寶春說,文革中他被下放勞改農場,日日在餵豬、下腰插秧的重覆幹活中度過,他能熬過這艱辛的歷程,是因為始終記得父親叮嚀他的一句話:「人有享不了的福,沒有受不了的罪。」父親並且告誡他不要放棄練功,因為這是他能夠勝過他人的強項。因此,李寶春在勞改期間,仍日日持續不斷的練功,後來考入樣板戲團,從劇團最基層的各類工作包括報幕等做起,終於等到有演出的機會。

人行千里與萬里,終有銷魂別而已,人生如戲想開就好 「我是在充滿意識形態的社會中長大,不知為何,也許是所經禍福我對生活諸事的看法有些灰色,興奮度有限,總有點陰影。陰影為何?似乎可意會難言傳」李寶春坦白的說,這是他第一次面對著大眾說出許多心裡的話。但陰影不影響他積極向上,他總以父親的教誨為師:要面對,別忌妒…等等,父執輩受戲裡所鋪陳的傳統道德、忠孝節義禮義廉恥等情操薰習,成為他們根深柢固的做人道理與價值觀,實踐於生活中並以身示教,在李寶春成長的戲劇圈中,戲劇與現實人生其實是相呼應並交融在一起的。

當惜青春好,須對白首摧,盡力而為也就是了 李寶春表示,人生無敵為虛,無友為患。儘管曾多次隨團赴國外演出,踏上台灣土地的剎那,對他而言仍有一種無以言喻的激動。在經歷人生諸多歷鍊後,他終於有機會來到台灣演出,並因緣際會於1990年加入「辜公亮文教基金會」京劇推展小組,以每年兩檔以上的製作,至今已累積推出新戲、老戲五十餘齣。1997年更成立「臺北新劇團」,除了積極培育戲曲人才,也致力老戲新編的創作工作。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倒也不錯 李寶春的演講誠摯感人,生動而有內涵,充滿引人會心的幽默,他以詼諧的打趣或調侃,親切自然的訴說自己曲折的生命故事,走過風雨後的寬容與謙沖溢於言表。為人親和的他應聽眾要求唱、做表演了一小段,獲得滿堂喝采。聽眾們認為,聽寶春老師這塲演講,猶如看一塲精采好戲,令人回味。

聽眾的回饋非常熱烈,鄭玫玲指出,李寶春老師的分享太豐厚了。紮紮實實、活靈活現在觀眾眼、耳間,那種經過焠鍊過的生命力道,呈現一位藝術家對生活百態所特具的透徹法眼與敏銳慧思。講者藉著自己的成長故事,訴說著生活的大哉價值,卻藏在似不經意的談笑、話語間,那是深藏不露的功夫!一份未道白,但處處流露的扶人一把的慈悲本懷。菩薩行,難行能行,難忍能忍,自己經歷了超越了,也就成了度人的資糧。

本會許薰瑩董事分享表示,李寶春老師提到他父親的一句話讓人印象深刻,一個人天生是什麼就要做什麼,只要堅持下去,就一定有成。這就像聖嚴師父也曾說過,他是一位和尚,做一天和尚就敲一天鐘,師父以自身為例鼓勵大家發恆常心願,則終必能成就所做。

人生瞬變無窮,回首經世儼然一夢 李寶春出身戲劇世家,祖父李桂春、父親李少春、母親侯玉蘭,都是戲曲名家,李寶春克紹箕裘,專攻文武老生戲。李寶春幼時家境優渥,住在北京的小洋樓,但1966年文化大革命發生後,他一家子被迫遷移至一個極窄小的房舍,他的父親更被監禁和管制,等一個月後回家時頭髮已全白,讓李寶春體會原來京劇中伍子胥過昭關,一夜之間白了頭並非誇大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