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郁秀|音樂與人生

 

「音樂是我一生的志業,也是我的宗教,我從音樂學到的方法,包括認識自己也要認識別人,以專業的精神投入工作,站在自己的立足點看世界,也站在世界的高度看自己。這些原則對我日後為人處世都有很大的幫助。」白鷺鷥基金會董事長陳郁秀說,她無論在哪個崗位,都會從細微處著手,並且站在高處抱持宏觀的遠見。

陳郁秀應邀在法鼓山人文社會基金會四月份「心靈講座」中分享她精彩的生命故事,陳郁秀的父親陳慧坤是臺灣當代知名的畫家,母親是音樂老師,生長在藝術家庭,陳郁秀自幼即在父母督導下每天畫畫、彈琴好幾個小時,小學五年級,陳郁秀同時獲得全國鋼琴和美術賽的冠軍。

「我也曾經有一段反叛期,不想那麼辛苦而放棄練琴,後來母親帶我欣賞了一場音樂會,我聽到蕭邦敘事曲的演奏後深受感動,從那天開始,我就自動自發練琴,每天至少一個小時,至今從不間斷。」陳郁秀指出,她念北一女期間,徵得父母同意,即隻身到法國巴黎學音樂,在巴黎生活了十一年,也在浪漫之都認識了心靈伴侶盧修一,兩人結婚後一起回台灣工作,她在師範大學教音樂,盧修一在文化大學擔任政治系主任。

「我們的生活原本很平靜,直到盧修一成為政治犯入獄,我帶了三個孩子咬著牙撐了過來,這期間除了父母的支持之外,音樂給我很大的力量。」陳郁秀表示,服刑三年多盧修一出獄後一直找不到工作,他的心理壓力極大,家庭生活也受到很大影響。之後,盧修一決定從政參選立法委員,她一路支持,兩人並創立了「白鷺鷥文教基金會」,為偏鄉注入了藝文的活水。

從政之後,盧修一很快地成為民進黨的政治明星,然而另一項打擊接踵而至,盧修一因罹癌過世,這些年來,陳郁秀強忍悲傷,不斷為這塊土地奉獻,她帶領的團隊花了六年時間出版了「台灣音樂百科辭書」,也計畫陸續出版台灣歷史、台灣文學的百科辭書,決心以台灣文化為主體,打造強而有力的台灣品牌。

曾任文建會主委、兩廳院董事長,陳郁秀強調,所有品牌都是具象的累積,完成抽象的象徵,而且由微觀走向宏觀,由實作應證理論,並且呈現在生活中。她認為,只要有心,每個人都能成為文創高手,以行動來愛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