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密碼 2015.12.16 康吉良

有一輪月,掛在心上,照著當下的方向
有一湖水,解無始渴望,冷暖自知得清涼
千古月,映落千江水,幻夢一場終須歸
心如水,寂照印空月,大悲周遍無生滅
《水月頌》詞曲創作人康吉良表示,學佛之後,他試著傾聽這個世界,並且理解現實生活中的不完美和殘缺的部分,對他來說,音樂像一雙手也像一杯咖啡,能夠撫慰與擁抱人心。

康吉良於國小五年級開始練習鋼琴,並且開始作曲,之後因忙於學業而中斷,直到退伍後又重拾創作的熱情。「作曲、寫歌是情感的釋放,也是完成自我的一種方式;演唱則是暫時放掉自己的身分,去理解另一個角色,也可投射自我內在的情感,詮釋也是另一種創作。」
大學就讀台大農化系,畢業後曾在藥廠作研發工作一段時間,康吉良表示,後來母親重病到往生,對他是很大的衝擊。「我開始疑惑和思索生命該怎麼走?後來無意間看到法鼓佛教學院招生的文宣,心中的那一盞燈亮了起來,到法鼓佛教學院就讀是我人生最美麗的轉彎。」

《回家》是康吉良寫的第一首佛曲,之後為法鼓山農禪寺水月道場落成創作的《水月頌》,都受到很大的回響。康吉良認為,佛曲和流行歌曲是以不同的方式表達不同意涵,就像是不同的禪修方法。如果有一顆純淨的心,流行歌曲也能當成佛曲來唱。

《幸福密碼》節目主持人張杏月本週訪問康吉良,兩位美聲演唱人會撞出什麼樣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