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會創辦人聖嚴法師,出身貧窮農家及戰亂時代,只念了四年小學便失學;出家初期也僅在上海靜安寺受了兩年半學僧教育。為了提高佛教地位及僧眾素質,聖嚴法師三十九歲東渡日本留學。初期靠為華僑誦經等方式,籌措學費及生活費,在艱難的經濟條件下,完成東京立正大學文學碩士的學程。嗣後,蒙隱名氏提供獎學金(多年後證實為美國沈家禎居士),始得專心完成博士學程。

聖嚴法師於1999年籌設本會,設立獎助學金方案,即為感念恩師東初老人及一生受多方資助培育之恩;期以提供獎助學金,資助並獎勵對社會、人文有深遠貢獻的學術研究與人才培育,做為對恩師及社會的報恩與回饋。藉著獎助學金的設立,鼓勵大家撙節婚喪壽慶等各項儀典費用,捐助永久性的紀念獎助學金,由本會代為管理和運作,目前設置有:談子民獎助學金、陳安珠獎助學金。

聖嚴法師談獎助學金

1997年9月,為了紀念先師東初老人,在農禪寺首次舉辦梁皇寶懺法會,籌得的護持款,作為東初老人紀念獎學金;第二年有一位果福居士,將往生前的積蓄捐給了法鼓山;今(2000)年春,我的專案秘書廖雲蓮兄弟姊妹,為其母親往生,也捐了一筆錢。因此,加起來的總金額就計畫設立傘蓋型的永久紀念獎助學金,為二十一世紀的人文社會作一些有意義、有方案的獎助。

因為我自己的過去世沒有積德修福,所以求學的過程崎嶇艱辛,為了報答曾經以順逆兩種因緣幫助我的許多恩人,所以願意與社會各界的人士,共襄善舉,鼓勵大家,撙節婚喪壽慶等各項儀典費用,來個別設立永久性的紀念獎助學基金,我們的基金會願意代為管理和運作,以便一般款額不夠成立法定基金會的人士,也能參與我們,設置個別名義的永久紀念獎助學基金。

醞釀了兩年多,到今年(2000年)1月10日,以這整筆款項做為基金數額的基金會正式成立。董事成員除了我及惠敏法師二位僧團代表,其餘都是企業界、教育文化界的傑出人士,包括台南大億集團的董事長吳俊億、長榮航空董事長鄭深池、勤益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王景益、現任台大校長陳維昭、中央研究院院士兼蔣經國基金會執行長李亦園。

董事會成立之後,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將這項很有意義的事業公諸社會,以便聚沙成塔,集合眾人的力量來為眾人服務。我只是提出構想,真正的力量是來自於廣大的社會,多人響應就成大事,少人響應成就小事,無人響應便不能成事。能夠成功,是屬於大眾的悲願和共同的需要;不能成功,則表示我的構想錯誤,或因我個人的福德不足以向廣大的社會號召。無論如何,要讓大眾知道有這樣的構想,是先決條件。請教了幾位董事,他們也都有心策畫推動……

(2000年)7月回到台灣之後,有一對新竹科學園區的科技人夫婦,由新竹地區法鼓山的菩薩陪同見我。他們是桃園齋明寺的義工,願意護持法鼓山,我就把正在進行中的獎助學金基金會狀況向他們介紹,他們一口答應,因此選在8月17日,借台北市國家圖書館舉辦記者會,宣布這項好消息,題目叫作「預約人文世紀——給二十一世紀多一些人文關懷」。他們捐出一些科技公司的股票,這對我來講是非常意外。

最初他們夫婦並不希望在媒體上曝光,經過我的勸說,認為這能夠使得時下唯利是圖的社會風氣,有所反省,並且呼籲社會大眾無論有錢沒錢,應該盡心盡力付出人文和社會的關懷,請他們拋玉引玉,自己做好事,也讓大家一起來做好事。

他們兩位的生活非常簡樸,穿著也很隨和,沒有貴人的架勢,沒有富人的傲氣,相反的,是非常的謙虛恭敬,認為他們的財富,是來自於社會,應該奉獻給社會。透過電視媒體和報章雜誌媒體大篇幅的實況報導,的確感動了許多人。

摘自聖嚴法師著作《抱疾遊高峰》

談子民獎助學金

談子民教授出生於1914年7月5日,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爾後赴美國密西西比州立大學取得碩士學位。曾任政工幹校政治系系主任、中國文化大學華岡教授兼印度研究所所長、行管系系主任、教務、訓導、總務三單位主管、國立政治大學、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東吳大學等三校兼任教授。其生前著作有《政黨論》、《印度國大黨之理論與實際》、《核子武器對世界政治之影響》、《戴高樂與美國之背離》等。

設置緣由

談子民出生在偏遠的山地鄉──江西省瑞昌市大阪村,四歲父母見背,家徒四壁,由哥哥扶養,曾做小販,無法上小學,自己苦讀,以同等學歷,考取江西省立南昌二中,靠哥哥資助(哥哥規定其資助的條件),就讀高二時哥哥病逝,之後則賴其宗族及同學接濟,才得以完成高中學業,並獲保送廈門大學,談子民為籌措去廈門的旅費而苦惱,沈姓同學獲知後,主動摘下自己手上金戒指送他作為旅費。後來他接到自己報考的中央政治學校(重慶抗戰勝利後復員南京改為國立政治大學)及中正大學(江西)考試成績單,獲得入學資格,他選擇了公費的政大就讀。他在世時常言,這輩子若沒有兄弟之愛,他不可能成為知識份子,若沒有同窗好友之情,也難完成高中學業。但時隔數十年,且分居兩地,唯一報答的方法,便是將這種精神發揚光大。

 

刻苦力學

談子民來台後陸續在政治作戰學校、政治大學及文化大學任教,並兼任學校行政工作。談子民夫婦生活簡樸,勤儉度日,數十年來談子民夫婦自帶便當,從不上館子,不坐計程車,不看電影,將所得點點滴滴積蓄起來。談子民生前念茲在茲就是想幫助清寒學生完成學業。故在其過世後,其妻子黃露華女士遵照談子民先生的遺願,慨然將一千萬元捐出,作為獎助清寒優秀青年學子的獎學金,本會依此基金之孳息金額,發函相關大學校院,請學校推荐清寒優秀學生為得獎者,協助其完成學業,也期望領取獎學金之學子未來盡其所能奉獻國家、回饋社會。

註:談子民紀念獎學金由本會發函至相關大專院校,由校方推薦優秀學生進行申請,藉以甄選之。

陳安珠獎助學金

陳安珠女士出生於貧困家庭,父母親難以養育九名子女,遂將四個女兒送人做養女,陳安珠也是其中之一。陳安珠讀完國小學業後即無法繼續升學,是她的一大憾事。結婚後,和先生辛苦持家,勉強維持溫飽。但命運多舛的她於三十八歲時,先生即因病去世,留下她和四個兒女。

遭此巨變,陳安珠堅強面對,她母兼父職,獨自扛起家中重擔,以擺地攤營生,其間嘗盡人情冷暖,當時為了籌措做生意的資金和孩子的學費,向親友借貸總是碰壁;擺地攤時也經常遭到警察的取締和罰款,種種的辛酸和苦楚她都往肚裡吞,為了子女,她始終無怨無悔。陳安珠將逆境視為生命的最好試煉,並以無比的堅毅和勇氣迎向各種挑戰。

「跌倒了,要立刻爬起來。」陳安珠女士表示,能夠認真活在當下,而且把吃苦當吃補,才可能苦盡甘來。她最欣慰的是,四位子女在學業和事業上都未讓她操心,也很孝順。

在兒女都成家立業之後,陳安珠女士努力學佛修行,於1996年帶著子女皈依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對於聖嚴法師「提昇人品,建設淨土」的理念深受感動,不僅更加精進研究佛法,並在與子女溝通後,把他們孝敬她每年旅遊的費用捐給法鼓山,十餘年來捐獻金額有數百萬元。為幫助清寒子弟順利求學,陳安珠女士另捐助本會一百萬元做為學生獎助學金。

「我過去也曾因孩子註冊不方便,借錢都碰壁,所以拿東西去典當,人情冷暖和社會現實激勵我勇敢面對,皇天不負苦心人,總算苦盡甘來,我發願盡量做善事,佈施結緣修福。可惜我年歲不小了,心有餘而力不足,所做的相當有限。」陳安珠女士多年來歡善佈施,慈悲喜捨,卻非常的謙卑,認為她只是做應該做的事而已。陳安珠女士不僅是一位模範母親,更是世間聞聲救苦的菩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