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法鼓山人文社會基金會家長陪伴成長課程活動報導

大家常說嚴以律已,寬以待人,這是一種自我修養的功夫。但是當自己遇到挫折困境時,是否可以對自己好一點?寬容溫柔多一點?像對待親友一樣地關懷自己?法鼓山人文社會基金會家長陪伴成長課程,6/21邀請天主教仁慈醫院劉益宏副院長授課,講題為「正念與自我慈悲」(Mindfulness Self-Compassion),讓家長們學習如何運用正念來做自我關懷。

課程一開始,劉副院長用心裡住著兩匹狼的寓言故事,來講述自我關懷的重要性。一匹暴躁的狼與一匹慈悲的狼誰會勝出?會贏的是你每天餵食的那一匹狼!換句話說,如果你每天都餵食暴躁的情緒,外在的行為也會跟著反應出來。相反的,對自己多些關愛,平靜與自我對話,長久下來,緩和平靜的氣質就會湧現出來。

痛苦的起源是甚麼?相信這也是大家所關心的課題。劉院長用公式化的方式來說明「痛苦=不舒服的感覺*抗拒」。劉副院長指出,負面傾向是人類的天性,對於不好的經驗大腦會記得很清楚,所以基於本能會想要抗拒跟逃跑,這就是痛苦的來源。所以我們要改變這種困境,就是訓練自己運用正念去覺察這些不舒服的感受,如實看待它而不去抗拒,然後用友善的態度去回應與陪伴它。

為什麼現代人更需要自我慈悲?要減輕痛苦,就要學會向內的慈悲。慈悲,就是用友善的態度去面對痛苦,將關懷與愛導向自己。劉副院長帶領大家做小練習,先去想像當朋友遇到挫折,你會如何對待他?再去想當自己遇到失敗,我們如何對待自己?再去觀察對待朋友與自己的差異,並將過程寫下與伴侶或現場的夥伴分享。大部分的家長在過程中,體驗到自己對自己是較為苛責。劉副院長表示這是演化下的共通人性,有七成以上的人對自己是比較嚴苛的。另外劉副院長也提到自我慈悲有三個要素,第一就是正念,即用覺知感受我們正處於痛苦,但以不批判的態度去面對它;第二是共通人性,即清楚認知到痛苦與不完美是普世的價值;第三是自我友愛,就是對待自己像對待朋友一樣,多點關愛減少批評,能主動撫慰自我。

學會自我關愛並不難,劉副院長先讓大家認識自我關愛的要點,即溫暖的感覺、肢體接觸與愛的語調語言。練習方式也很簡單,當我們遇到不舒服或難過時,將右手或雙手放在心臟的位置,撫慰的觸碰,即時自我關懷,用輕柔關懷的話語安慰自己,慢慢帶領自己回到正念覺察的當下,平和面對不適而不抗拒,漸漸地,痛苦與不適將會逐漸離去。

課後陳怡婷心理師畫重點的帶領家長們進行自我慈悲的練習與小組討論,她把課堂裡劉副院長帶的挫折小練習延伸,請家長觀想自己的小孩遇到困難,我們如何面對?有部分家長發現對小孩或他人有較多的耐心與寬容,但是對待自己比較嚴苛。因此怡婷心理師提醒大家思考如何在生活中落實對自己的愛與關懷,能在每天生活中撥出固定時間自我關懷,每天對自己說「願我友善對待自己,願我對自己有耐心,願我幫助自己好好面對自己」。

忙碌的生活步調裡,我們有多久沒有試著停下腳步,好好與自己對話了?誠如上課中劉副院長提到達賴喇嘛說:「關愛與慈悲是人生的必需品,不是奢侈品。」靜下心來感受,用友善的態度回應自我,平靜與快樂就會在當下湧現出來。